筆趣閣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1066章 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了!

第1066章 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了!

    上傳了論文之后的日子里,陸舟基本上整天都是泡在金陵高等研究院的地下實驗室,沒有推不掉的事情的話,基本上一呆就是一天。
  
      每當他想干一番大事兒的時候,金陵高等研究院這種地方的價值就凸顯了出來。
  
      作為受到國家認可的大型綜合性研究中心,基本上陸舟想要什么東西,和研究院的采購部打聲招呼就行了,也不需要自己特別給誰去寫信。
  
      不管是買得到的還是買不到的,只要是從這里開的證明,基本上都有辦法解決。
  
      比如,實驗室生產的高集成度碳芯片,這個甚至不需要去外面麻煩別人,吳天群教授的實驗室就能搞定。再比如特別定制的EEG傳感器,找專業的醫療儀器設備供應商訂做就行,錢到位了也不存在什么麻不麻煩的問題。
  
      哪怕是氘、氚這種昂貴的戰略資源,以及部分可以用來制作武器的放射源……
  
      當然,做個虛擬現實的實驗機,肯定是用不上這些敏感的東西。也就當初弄航空用聚變電池的時候,陸舟才動用自己的權力申請過。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半個多月。
  
      每天兩點一線往返于鐘山國際的別墅和金陵高等研究院地下實驗室的陸舟,和小艾一起搗鼓那個沉浸式虛擬現實的實驗機,忙的不亦樂乎。
  
      明明數學“大統一”定理的證明才是他的主業,結果現在半路弄起了“VR”,有時候就連陸舟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不務正業了。
  
      不過,偶爾不務正業一回,倒也挺有趣的。
  
      尤其是這種將顛覆人們對網絡這一概念理解的革新性技術,光是想一想他都覺得有點兒小激動。
  
      可能他的骨子里就是那種比較愛搞事兒的性格,只是有時候他自己……
  
      好吧,也不是沒有察覺,只是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經常被他選擇性忽略。
  
      就這樣,花了大半個月的功夫。
  
      不管賣相如何,這臺劃時代的虛擬現實的原型機,在一主一仆兩人齊心協力的努力之下,終于算是被弄出來了……
  
      ……
  
      高等研究院地表的某間實驗室里。
  
      將整臺設備搬運到這里并重新組裝的陸舟,二話不說給學姐打了個電話,將她叫到了這里。
  
      當接到了電話的陳玉珊開了十幾分鐘的車,急急忙忙地從星空科技的總部趕到這里之后,看到眼前的東西卻是下意識地愣了下,臉上的表情也不由漸漸寫上了一絲怪異。
  
      咋說呢?
  
      這東西的賣相確實不怎么好。
  
      至少比起陸舟自己的描述而言,實在是有些相配不上的感覺……
  
      “這就是你打算給我看的那個……即將改變人們對互聯網理解的顛覆性虛擬現實技術?”猶豫了半天,陳玉珊還是將心中的困惑給問了出來。
  
      只是由于實在不知道該怎么稱呼這玩意兒,她也只得將陸舟的描述重新復述了一遍,用來稱呼這臺造型古怪的設備了。
  
      聽到這句缺乏常識的發言,陸舟的嘴角不禁翹起了一絲笑容。
  
      相對于數學上做出來的那些別人看不看得懂都無所謂的成果,他對于自己在應用領域做出的突破性研究,最大的期待就是普通人臉上那大驚小怪的表情了。
  
      雖然這會兒她還沒有表現出那副“傻里傻氣”樣子,但陸舟可以篤定,自己很快便能從她的臉上看到,那些符合他期待的表情。
  
      而這也正是,他將她找來這里的主要原因之一。
  
      “偉大的成果往往誕生于平凡之中,我承認它的賣相確實不怎么樣,畢竟這玩意兒本身也只是一臺實驗機,我也沒整太多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好吧,我信了……”聽著陸舟的解釋,陳玉珊無奈地聳了聳肩,盯著這臺設備好奇地上下打量了兩眼,開口繼續說道。
  
      “……說起來,這玩意兒的顯示器在哪?我怎么沒看見。”
  
      旁邊的電腦上倒是有一臺顯示器,大那東西明顯不是給使用者用的。畢竟都已經說了是VR了,總不可能帶著頭盔還得盯著屏幕看吧?
  
      “我都說了是顛覆性的虛擬現實技術,哪里用得上顯示器這種東西,”說著,從旁邊拿起來一只造型和摩托車頭盔似的東西,陸舟將它遞到了陳玉珊的手中。
  
      “說的再多也沒用,不如感受一下最直觀,你戴上試試就知道了。”
  
      將信將疑地接過了陸舟手中的頭盔,陳玉珊脫下了高跟鞋,按照他的指示,小心地躺在了那個讓她看起來像是牙科醫生用的操作臺一樣的床上。
  
      只是當她手中捧著頭盔,正準備戴上去的時候,不知為何表情突然變得有些莫名其妙地糾結。
  
      “真的要戴上這東西嗎?”
  
      將那個頭盔捧在手中,猶豫了半天她也沒將這玩意兒戴上去。
  
      在旁邊等的都有些不耐煩了,陸舟無語說道:“……廢話,不戴上怎么用。”
  
      “可是……戴上以后什么就什么都看不見了。”
  
      嘆了口氣,陸舟耐心解釋道,“所以說神經接入式虛擬現實設備本身就不是用眼睛去看的東西,別說是看不見了,等裝置啟動以后你外面的身體都不一定有知覺。”
  
      除非是受到強烈刺激,餓了、渴了、想上廁所這些強烈的生理需求干擾,亦或者是設備突然斷電以及從內部程序中關閉,否則使用者是不會主動醒來的。
  
      這既是出于使用者體驗的這層因素考慮,也是出于對安全的考量。
  
      畢竟,如果人在虛擬世界里為所欲為地動的話,外面的身體也在跟著一起動,怎么想都是一件有點可怕的事情。
  
      然而,陳玉珊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上面。
  
      聽到不僅眼睛看不見了,連身體都不一定有知覺,她的臉頰不由微微一紅。
  
      不過最終,她還是聽話地將頭盔戴了上去,在那個操作臺上平躺下了。
  
      “我躺好了……”
  
      “嗯,知道了。”
  
      “需要喊什么‘啟動’或者‘link start’之類的暗號嗎?”
  
      “音頻啟動程序還沒裝上去,我說了這玩意兒只是實驗機。”
  
      “那會不會出現進去以后無法脫出的情況——”
  
      “行了行了,老老實實地躺好,安靜在那兒等著就行了。你這腦波上躥下跳的,我這邊根本對不上頻率,別搗亂好嗎?”
  
      一聽到這句話,陳玉珊頓時不樂意了。
  
      什么叫我搗亂了?!
  
      開了十幾公里的車跑過來給你當小白鼠,居然說我搗亂?
  
      直,直男!
  
      心里吐槽了一句之后,陳玉珊感覺心情總算是順暢了許多,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的下來。
  
      看了眼躺在操作臺上終于不再問東問西的學姐,還有顯示屏上趨于穩定的一根根線條,陸舟這邊也總算是松了口氣,伸出食指按下了開關。
  
      幾乎是按下開關的一瞬間,顯示屏上那三根上下波動的線條旁邊,多了一段由藍線標記的、頻率幾乎與那三根線條相同的波形。
  
      神經信號調制解調器開始工作!
  
      頻率同步完成!
  
      接觸式腦電流傳感器輸出端正常!
  
      臉上浮起一絲自信的笑容,右手離開鍵盤的陸舟,拿起桌子上都已經放冷了的咖啡,淡定地喝了口。
  
      “接下來……”
  
      “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了!”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