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爸爸的這些年 > 第325章 爬懸崖,這個戲份有點重

第325章 爬懸崖,這個戲份有點重


  “什么?今天要拍爬懸崖?四哥,我沒聽錯吧!”新杰拽了拽一旁老四的衣服說到。
  “沒聽錯,導演不是剛剛說了。”老四頭也沒動的回答。
  “那前面掛著四根繩子的地方就是了。”新杰指了指前面說到。
  “應該就是了。”老四回答。
  “那這個是不好弄了,這個懸崖有點難。”新杰連瞅了好幾眼說到。
  “再難還有195高地的任務難了?”老四說到。
  “沒有,那倒是趕不上。”新杰想都沒想的說到。
  “那不就行了,一切聽從導演的指揮,別的話少說。”老四說到。
  “戰士們,一會兒開拍后,只要我沒喊停,大家就一直往上爬就行。”導演交待到。
  戰士們點點頭。
  “對,這次拍攝不用大家做什么面部表情,我們拍的是個全景,所以只有一條是戰士們必須記住的,那就沒有喊停之前,就一直往上爬就行。”導演再次強調。
  等到導演把該交代的交待完了以后,戰士們就進入了相應的準備狀態。
  “四哥,你在我后面吧!”新杰說著就和老四換了下位置。
  “怎么?前面后面有什么區別!”老四不理解了。
  “工兵營里誰不知道,你爬懸崖最快,你要是在誰前面,誰就倒霉,你那速度能把后面的戰士累壞。你還是在我們這支隊伍的最后比較好,省的給大家添麻煩。”新杰說到。
  “我也沒見別的戰士說什么,這一天到晚的就你事兒多。”老四說到。
  “他們當然沒事,這回可是我在你的后面,就我自己。”新杰說到。
  “行行行,你說的對,我不和你吵,注意聽導演口令。這爬懸崖可真的是體力活,如果再和昨天一樣,多來個幾遍,那就有的累了。”老四說到。
  “四哥,你這句話說的不錯,一會兒我可得打起精神來,我可不想再多來幾遍。”新杰自顧自的念叨著。
  劇組的各部門人員已經就位,副導過來跟戰士們做最后的安排。
  等到工兵營的戰士們已經按照導演的要求站好位置后,副導又最后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后走開。
  場記拿著場記板走到盡頭前面。
  “《凱旋在子夜》,七場一鏡一次,開始……”
  接收到開始的口令后,戰士們就開始往上爬了,雖熱這個懸崖相對于平時執行任務的地方難度降低了不少,但是它也確確實實是個懸崖啊,是懸崖就意味著還是有一定的難度在的。
  導演沒有喊停之前,絕對不能停下來。
  但是這懸崖都爬了一半了,還是沒有聽見導演喊停,那既然沒喊停就只能一直往上爬了。
  好長時間沒爬懸崖了,這猛的來一次還挺新鮮,所以戰士們不一會兒的功夫就登頂了。
  整個攀爬的過程中,不光導演沒喊停,整個劇組好像也沒有發出什么其他的聲音,等到戰士們回到原出發點的時候,副導小跑過來。
  “副導,這次過了嗎?”靠近副導的新杰問到。
  昨天在劇組混了一天,新杰也就知道了,只要是導演一說過了,那么他們就不用各種重復先前的動作了。
  “還沒,得再來一遍,不過剛剛大家表現的很不錯。”副導說到。
  第一天聽副導說很不錯的時候,戰士們還很開心,但是只拍了昨天一天,戰士們就了解了,副導口中的這個很不錯,絕對就和打招呼說“你好”,一樣,不存在什么多余的意思,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多余的意思的話,那你完全可以理解為“再來一遍……”。
  “副導,您就直接跟我們說吧,這回又是哪出了問題。”新額吉直接問到。
  “李新杰戰士問的好,就是雖然我們這次拍的是全景,拍不到大家的面部表情,但是戰士們的肢體動作卻是能拍的一清二楚,所以我們這個場景是拍的你們要爬上懸崖去支援前沿陣地上的戰士們作戰,但是剛剛大家爬懸崖的時候缺少了最主要的緊迫感,再一次的時候,一定要記住,你們要爬出緊急的感覺,因為前沿陣地上的戰士在等著你們增援。”副導用手比劃著。
  副導這么一說,戰士們還是能聽明白的,就是讓攀爬的動作中加入緊張的情緒。
  副導又把這一方面換了種說法,再次和戰士們解釋了一遍。
  工兵營的戰士們聽的都差不多了,也了解了一會兒該怎么辦了。
  “四哥,咱倆再換換位置。”新杰說著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是,我能問問這次換的理由嗎,你不是說我在誰前面誰就倒霉嗎,怎么,這次不怕倒霉了?”老四真的有些摸不清新杰的路數了。
  “你剛剛沒聽副導說,導演要的就是一種緊張的氛圍,你在我前面爬,我跟不上你,心里自然就緊張了,這樣導演要的感覺不就出來了,我可不想一會兒下來的時候再爬一遍。”新杰念叨著。
  “得,話都讓你說了,我還能說啥,在前面就在前面。”老四說著也就回到了自己最原先的位置。
  “《凱旋在子夜》,七場一鏡二次,開始……”
  戰士們又開始爬懸崖,因為剛剛已經登頂過一次,所以現在戰士們也確實沒有第一遍爬的那么輕松,但是剛剛副導又交代得爬出緊張急迫的感覺,所以這一遍爬下來,工兵營的戰士們大多都已經累了。
  第二次整個攀爬的過程中,還是沒有聽見導演喊停,戰士們還是一口氣爬到了山頂,不知道的還以為導演不會喊停了呢。
  工兵營的戰士們剛剛回到原出發地點,副導又一路小跑的跑過來了。
  “四哥,如果這次副導還說再來一遍的話,我真的,真的有些累了。”新杰喘著粗氣說到。
  別說新杰矯情,就這么高的懸崖,短時間內來回四趟,整個工兵營的戰士也表示有些疲了。
  副導笑著重戰士們跑來,但是戰士們卻笑不出來,都說老許的臉難猜,這回戰士們碰見這個副導以后,才知道原來有比老許的臉更難猜的主兒……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