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紛爭世界—人類的黃昏 > 第二十九章

  是夜,北城區的大街小巷空無一人,濃重的霧氣籠罩了一切。腳步聲,一陣凌亂急促的腳步聲,霧氣中依稀可見數十名身穿大衣的人在凱畢爾特的大街上急匆匆的走著。“現在去哪?”一個人小聲問道帶隊的人“繼續南撤,北城區已經不能呆了,茨威格森的手下太多了。”剛說完,領隊的年輕人警惕的四處張望起來。“有動靜,做好防御準備。可惡,怎么追的這么快。”隨后刀劍出鞘的聲音打破了夜晚的寧靜,所有人圍成一個圈,慢慢的向南挪動。“艾爾夫萬閣下,你最好明智一點,讓你的隊員放下武器,跟我們去見見我們的主人茨威格森。我們保證絕不會傷害你。”艾爾夫萬一聽就火了“你們不會傷害我?可笑,要知道,間諜從來都是不守信用的。我要是跟你們走無異于是自殺。拔劍吧,我是不會走的,除非你們把我的尸體帶過去!”艾爾夫萬依稀透過濃霧看見從四周走出許多人影。準確的說,他們被包圍了。“弗朗茨,他們的人數很多,可能是我們的幾倍可能還要多,小心行事,盡量保存實力。”身后的年輕人點了點頭。
  隨著他們的靠近,弗朗茨終于看清楚他們的衣著打扮了,一群穿著純白色斗篷的人,整個身體都被裹在斗篷里,除了帶著褐色皮手套的雙手和黑色皮靴。“小心點,是茨威格森的精銳,他們被稱為白色魔影,幾乎沒有人能夠活著逃離他們的手掌心。”艾爾夫萬皺了皺眉頭“住嘴吧,別漲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還有,你怎么知道的這么詳細?”弗朗茨一時語塞“…………我是從其他地方打聽到的…………”艾爾夫萬只是哦了一聲就盯著前方的那些白色魔影。
  隨著他們拔劍聲的響起,第一批進攻開始。那些人行動迅速,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出現到面前,艾爾夫萬的手下基本只能防御,連還手得機會都沒有。“不要戀戰,保持隊形,繼續南撤,到了咱們的地區就有救了!”艾爾夫萬朝手下們喊到。但此時陣型尾部已經被撕開一個口子。“分散,分散!分開撤離!”隊伍前方開始分成多支小分隊朝不同方向突圍,而尾部卻陷入了完全的包圍。趁著敵人兵力分散,前方的小分隊迅速突圍了出去,但艾爾夫萬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聽見了背后的腳步聲。“速度如此迅速,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啊?”心里正想著就聽見隊尾傳來了金屬撞擊聲“不要戀戰,前面的繼續撤離!”但還沒幾分鐘一支十人的隊伍就只剩下弗朗茨和艾爾夫萬兩人了。即使夜晚的凱畢爾特很涼爽,但艾爾夫萬和弗朗茨還是大汗淋漓。
  艾爾夫萬眼看著追兵越來越近,右手也不自覺的按住了劍鞘。“弗朗茨,再過幾百米就進南城區了,那里有我們的接應部隊。”但剛說完就聽見背后的腳步越來越近“艾爾夫萬,你先走,我來負責斷后。”艾爾夫萬聽到這話剛轉過頭就看見弗朗茨已經拔出長劍朝追兵沖去。“喂!還不走?再不走我可就頂不住了啊!”弗朗茨回頭瞄了一眼,看見艾爾夫萬站在那發愣就對他大喊。“你斷后?你是來搞笑的嗎?!我現在就命令你,立刻跟我撤退。”但已經來不及了,弗朗茨已經和他們交上手了。“用不著管我,你一走我反而輕松了。”聽到這里,艾爾夫萬也就放心了,畢竟弗朗茨已經有辦法了。
  身體突然一顫,艾爾夫萬睜開眼,看見了清晨的暗藍色的天空,身旁一堆火噼里啪啦的響著“又是這場夢啊,自從那次遭遇之后就經常夢見當時的情景。”艾爾夫萬心里想著。隨后翻身坐了起來,看見弗朗茨正在吃著帶來的干糧。“我明白了一件事。”艾爾夫萬對正在吃飯的弗朗茨說道“那天你能跟個沒事人一樣的回來是因為你早都是茨威格森的手下吧”弗朗茨點點頭“對啊,跟他混了兩三年了吧,早都是他的精銳干員了,只要我露面,那些人都不敢亂來。”艾爾夫萬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咋不早點告訴我這事啊。”
  “你傻啊,我要是告訴你,那我還怎么拉你入伍啊?”
  “看來都是安排好的啊。”艾爾夫萬無奈的嘆了口氣。
  “當時剛來魏格納我就和茨威格森聯系上了,然后經過一番商量決定把你拉入兄弟會。”
  “那要是我不來魏格納呢?”
  “那也沒關系。”弗朗茨一臉輕松的說。“只要你不去斯威茲蘭德,我都能給你拉進來。”說完嘿嘿的笑了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誰知道呢。”
  艾爾夫萬正打算追問下去,但突然被弗朗茨制止了。“看來我們的老朋友來了。”正當艾爾夫萬覺得疑惑的時候,樹叢里沖出來十幾名身披著血紅色斗篷,斗篷上面刺著一個十分顯眼的黑色骷髏十字架。“他們就是…………”弗朗茨點點頭“他們就是血腥教徒。”艾爾夫萬眉頭一皺,右手緊緊按住劍柄。“你們來這里干什么?!不怕死嗎!”弗朗茨吼道。但他的怒吼換來的是一陣沉默。雙方對峙了一分鐘左右,領頭的血腥教徒率先舉起了劍。
  雖說血腥教徒人多勢眾,但弗朗茨和艾爾夫萬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將血腥教徒撂翻在地。“這地方不能呆了,我們已經被馬蘇發現了,必須盡快找到哈曼。”艾爾夫萬和馬蘇迅速的收拾著行李。但四周樹叢發出的沙沙聲不僅讓兩人警惕起來。“不會還有吧……”剛說到這,樹叢里又沖出來十幾名血腥教徒。“當我沒說……”艾爾夫萬尷尬的笑了笑。但這些血腥教徒還沒被殺完就又冒出來十幾名。“喂,你也想想辦法,這樣下去頂不了多長時間啊。”當他扭頭看向弗朗茨時,只見他從背后抽出一個卷軸,隨后見他將它拋在了半空,隨后吟誦了一句話,只見那個卷軸自己焚燒起來,待它焚燒完,有一道藍白色的沖擊波朝四周散去,周圍的血腥教徒直接定在了原地。
  “這什么東西?”
  “以后再做詳細解釋,先收拾東西趕快離開,他們過不了多久就能動了。”弗朗茨迅速的收拾著行李,不多久兩人就跨上馬朝魏格納背部飛奔而去。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