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將軍傳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外圍迷霧內大湖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外圍迷霧內大湖


  曾銳剛走進小院時便相當滿意,小院內石桌石椅上面一塵不染,看得出在自己住進來前便已經有專人打掃過衛生了。
  與人方便也是與己方便,曾銳這種從底層一步步爬起的小人物其實要求真的不高,真心換真心。你給予了我應有的尊重,那該他做的事情他也勢必不會拖沓,人總是相互的。
  小院內還種著花花草草,雖只是些常見的品種但也帶著勃勃生機,給人精神上的一種舒適,這可是住在那酒樓客棧里體會不到的。
  曾銳從小院內邁入房間后,見房間也分成了正廳和偏房,桌椅板凳茶幾之類應有的物件一應俱全,就連文房四寶等都已經整齊的擺在桌面上了,墻上還掛著水墨字畫,兩邊的墻上都有著可打開的窗戶,窗外便可將小院內的花草樹木盡收眼底。想著若是下雨天,坐在桌案前開著窗聽那雨打在窗沿的聲音,想必又是另外一種心境了。總之這房間看得出來用了心,曾銳留宿過不少地方,可像路家打造的如此精致的確實是獨一份,這是之前曾銳沒有體會到的。
  曾銳其實很早就想在血色弄一間這樣的房間,哪怕光空在哪兒不一定要做什么事,至少在自己心情煩悶時一個人能平靜下來好好緩緩也是件不錯的事兒,可偏偏血色的人馬一直在擴張,導致房屋之類配套設施異常緊張,到了現在,別說這一類書房了就連曾銳自己的住房和辦公場所都快要保證不了了。
  看見曾銳站在房內半響還未開口,路傳生面露些焦急的神色,他還以為曾銳對這房間不太滿意。要知道,路府雖大可像這一類獨門獨院空出來的房間其實很少,留給曾銳的這一間可以算是上上之選了,如果曾銳對這間房還不滿意的話,短時間內路傳生很難找到更好的房間來給曾銳住。可曾銳又是目前路家救星一般的人物,要是自己惹惱了這位爺那自己在路家以后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有些怯生生地問道:“當家的,你可是對這房間不太滿意?不瞞你說......”
  “啊!沒有啊,這房間我很滿意了。”曾銳才緩緩回過神來,開口說道。
  路傳生見曾銳只是走神并不是對這房子有意見,心中的大石頭也落了地,若是這點事自己都辦不好那恐怕以后在路家自己也辦不了什么事了。
  隨后又朝著曾銳躬身行禮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吩咐的盡管吩咐,到了飯點各類菜式自然會呈上來,如果伙食不可口有什么地方需要改進的也盡管提意見。”
  “你我兄弟相稱,無需如此客氣。”之前兩人一路上過來還哥長哥短的,這會兒態度變得如此恭敬讓曾銳屬實有些不適應,不過人路傳生說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之前不知道,你曾銳是需要來拯救路家年輕一代的大英雄那咱倆兄弟相稱無所謂,可現在你的作用已經極為重要了,那對待英雄我們路家也應該拿出英雄該有的禮遇來才是。
  曾銳拗不過他,便只能隨他去了,之后路傳生便離開了,走之前還告訴曾銳,他需要的鳳池資料最遲會在今晚送到房間來,如果什么時候準備充分了,或者需要路家準備些什么東西到隔壁房間來找自己即可,曾銳點頭應下后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起,這路上確實也是夠累的,如今能有這么好的環境也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才是了。
  傍晚時送過來的飯菜很足,味道也很爽口。不似那酒樓飯館之類做出來的百味珍饈,更像是尋常百姓家做出來的家常小菜。吃慣了外邊大鍋灶的曾銳,突然間換了個口味吃起這家庭小灶弄出來的美味,確實也別有一番風味。
  那送飯來的伙計還候在一旁并未離開,直至曾銳吃完,他收盤子時才輕聲的問了一句:“不知道曾先生這飯菜也還可口?”
  曾銳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道:“當然,這菜很不錯,很合我的口味,兄弟用心了!”邊說還邊從懷中掏出二十兩銀子遞了過去,想著自己少不得還需要在這兒休整兩日,花點小錢買個舒心總是不錯的。
  誰知道那伙計看見曾銳掏銀子遞給自己,被嚇得連連后退,然后不斷擺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說完竟然端起盤子一溜煙給跑了。
  嘿!這路家家風還真是嚴格,連這送飯的伙計都不敢拿些銀子,曾銳不禁對著路家又高看了一眼。
  一同送過來的除了飯菜還有一份厚厚的由油紙包起來的鳳池資料,吃飽喝足之后,曾銳也該干干正事了。
  將資料放在了桌案前,自己動手給自己泡了壺茶,這資料得一點一點看,凡是能記錄到紙上的東西勢必是用得到的地方,丁點細節也不可錯過。
  鳳池,自路家數百年前在這孫水峽落戶之后,便已經存在。具體來源不可考證,這鳳池既是解藥也算是一扇枷鎖,禁錮著路家無論發展得多大多好,多需要留在這孫水峽中,因為每一輩的年輕人,在成長起來之前都需要取蚌中珠磨成粉方可健康成長。而路家的血脈也極其霸道,無論是直系旁系只要是和路家沾親帶故的都必須歷經此劫。久而久之,路家也不再人丁興旺,甚至少于外界通婚,倒不是因為別的,實在是因為僧多粥少,這珍珠粉量有限,若是人數眾多又不好厚此薄彼,勢必會引起爭論,造成家族不和,還得看著小輩們活活死去,這種痛苦誰也不愿多見。
  鳳池之中的情況確實與路晴所說差別不大,條件確實惡劣,作為數百年存在的獨立空間,里頭靈氣充沛。成精的動植物確實不少,以曾銳這二十來歲的年紀以及短短幾年的修行,如果真要碰上了,那勢必兇多吉少。
  按資料上說,這鳳池中初進時是被丟在處于一片迷霧森林的外圍,只有從這重重迷霧之中橫穿過去之后才能夠進入鳳池的所在地。
  迷霧森林雖處在鳳池這方小世界的最外圍但也是最容易喪命的地方,因為它地域遼闊,人目力所及卻又只有附近三五米,迷霧之中還生長著各種已成精怪的花草樹木,這一類就隱藏在身邊的獵手可要比那體型龐大的妖獸要致命的多。你所擔心的除了動植物以外,還要時刻注意腳下的環境,如遇到沼澤深陷,不是能御空神行的大修士必定只能慢慢被吞噬,類似于沼澤的陷阱還有很多很多,往往都是在人的精神最放松的那一刻被向你發起攻勢,將你與那迷霧森林融為一體。
  可以說是步步危機,除了花草樹木你還得時刻提防著蛇蟲鼠蟻,這可不同于外界,在這兒但凡沒有被天敵所吞噬,僥幸活了下來的,大多成了精怪。說不準你在原地打坐,那男子手掌大小的螞蟻就已經趴在了你身旁,說不準你正閉目調息就已經被海碗大小的碩鼠給刺入了令人麻.醉昏迷的毒素。就連爬在樹上縱觀全局時都有可能被同樣盤踞在大樹上似乎與樹干渾然一體的巨蟒給盯上,總之這僅僅是鳳池的第一步就已經充滿了危險,讓人心驚膽寒了。
  資料上的應對之法也特別有意思,也不知是故意為之還是事情屬實,面對這迷霧森林的解決辦法僅僅只是寥寥數語:正午時入內,待迷霧最為稀薄時一鼓作氣,向正前方沖刺,注意提防身旁遇見和發生的一切,命好便可沖關成功進入鳳池。
  曾銳望著這解法,尋思了好一陣,如果真是如此簡單的話,那為何闖過去的人會將這迷霧森林定為最容易喪命的地方,這有些不合邏輯。至于硬闖,其他相關的注意事項為何連只言片語都沒有,莫非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路家家大業大,而且做人做事至少自己看見的都是極守規矩,為什么會在這么重要的地方卻一筆帶過。曾銳在心中留下了一個大大的疑問,對著鳳池的警惕性并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更加緊張了。
  曾銳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既然資料都擺在自己面前了,確實只有這么丁點記錄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自己都已經應下了,即便是刀山火海也只能接著闖下去了。
  于是翻過一頁開始研究起這鳳池內部的構造來了,鳳池顧名思義確實是一個池,但稱為池卻有些不合適,以它的大小而定最少也算得是一個內陸湖泊了。據資料記載這鳳池目測少不得四五百里,雖說比那云夢澤差不少可也絕對不是平常小湖可以相提并論的。而湖中并沒有那仙家洞府而有的只是各類水生猛獸,最嚇人的是有歸來者記載這鳳池之中還有這洪荒巨獸九嬰的遠親九頭異蟒的存在,與九嬰一般長著九個腦袋身長數十丈,若是重樓境武者有些還能招架一二,以健體境的修為遇上了完全就是死路一條。曾銳心想,自己應該不會這么倒霉碰上這等兇獸吧,若是真碰到了也只能算是自己命不好了,此刻明知山有虎也只能偏向虎山行了。除了九頭異蟒外還有關于各類水生猛獸的記載,曾銳瞧的頭大,因為即便是明知有這些猛獸的存在,可自己也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也只能見招拆招硬著頭皮上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